首页11 > > 走进经纬 > > 文化建设

小春天

发布时间:2016-03-30

16144744onsnkd9v0n6ee9.jpg

        春天分明来了,可春分还没到。春分是十八岁的少男少女,涌动着无限清新的热情。而春分之前,只是,春天出生了,不过还是个还在慢慢长大的小孩。所以,春分前的这段小日子,我把它叫做小春天。

        油菜花也是开了,可是还没成气候。这时候少有人相邀说,出去看油菜花吧;身边喜爱摄影的朋友竟也说,拍大片的时候还没到。他们都热爱自然,都不厌其烦地把每一年观花赏景当作节日。但他们还在等待,要把热忱留给未来的盛大花海,也把小春天,那浅绿配着鹅黄的好光景,让给了常常随性出行的我一个人。左一片小雨,右一片阳光;东一阵欢欣,西一阵惆怅……看似孤独行走,却与天地一起分享了小春天成长的欣喜。这时,田野里的色彩层次最为分明,花香与蜂蝶开始朦胧的初恋,调皮的微风撩动安静的原野。新柳远处不在,飘来飘去,轻摇着手臂,想与人或自然中的其他伙伴,多一些亲近与互动。

        “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”小春天里,乡野中的桃花,好像与诗经还有点差距。其华还未灼灼,开得有点隐约羞涩。还没来得及出门观赏呢,一枝桃花,就在这个小春天的第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,被一个漂亮的小女孩,带进了我当路的小屋里。就那么一小枝,两柞长,十来朵。她明明一直将花宝贝一样地拈在手里,却在临走的时候,将它遗落了。我把它养在一个透明的玻璃瓶里,它居然一直不肯凋谢,使得每一个路过而看见它的孩子,都要惊叹一声它的美。好多孩子还问,这是什么花,为什么一瓶清水,就可以把它养得这么好。真想,有许许多多花,可以送给每一个爱它的小孩,送给这些成天被关在学堂,被迫与大自然疏远的小家伙们。

        而姐姐家的女儿,真的就像诗经里说的一样,“之子于归,宜其室家” 。她在今年小春天里,做了新娘。我们送她去到遥远的夫家,不承想,那是一个静静泊在山与水之间的古老小镇,焕发着岁月濯洗后的无尽风华。小春天温柔迷蒙的烟雨,轻拂映衬着不可究其年代的砖瓦。湘江古渡旁的每棵树,都是老的。它们敷衍着小春天这个小孩儿,迟迟不肯抽芽发枝。几声鸟鸣唤来拉渡的船夫,船夫和他的渡船,也是老的。只有新娘洁白的裙裾,娇羞的笑脸,如叮当清玉,让人耳目一新。原来,美丽的新娘,也是小春天。只是这一刻,渡船头前挥手一别,父母长辈跟前撒娇的宝贝,便也要与这小春天告别。呼啦啦所有的花都为她开放了,从此的人生将是一个繁盛的春。怎样也要舍得,把她留在这个远离家乡的地方;怎样也要祝福,另一个温暖的怀抱,许诺与她一份更坚实的幸福。

        小春天的雨,像这时的柳丝和花儿一样,细细的淡淡的。这是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的雨,不是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的雨。它如种子飘洒着许多浪漫的希望,没有一点落地残红的哀怨彷徨。它有时也会偷偷躲进山里,探访一下自己滋润万物的功绩。看到万物初绿,一派生机,它就高兴地笑,就化作清澈的小溪流在山里穿行,叮叮咚咚地叙说着自己无私的快乐。没有谁会听到它的喃喃自语,除非有心的人,心有灵犀地随它进入初春的山谷……

        说着说着,在小春天的世界里独自沉醉。谁知一声惊蛰的虫鸣,打破寂静,雨也跟着渐进。我的小春天,进入尾声。一回头,一颔首,竟见年少时初次绽放的那棵树,开满了纯白纯白的花……便知,是春分,再次来到了。(周靖辉)

联系我们
电话:
8610-84534078/79/80/81
传真:
8610-84534135
地址:
北京市朝阳区亮马桥路39号第一上海中心C座七层
经纬微信

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4557号